爱生活,爱庚宝,更爱大霆峰(⊙v⊙)~
 
 

梦里客,心中人(执念番外,陵越视角)

又是一年,冬至。

屋外大雪还在飒飒的下着,寒风一阵紧过一阵。

嘎吱,是木门被推开的声音。

“斯~~哈,冷死了,冷死了”搓着手,挪到书案旁将食盒放下,芙蕖扭头向里屋卧榻中叫到:“大师兄,吃饭啦!”

“好,放下吧。”

“大师兄,现在天气凉,饭菜冷的快,你快些出来趁热吃了吧。”陵越应了一声,但却迟迟没有要从里屋出来的意思,芙蕖便催促着道。

“今日打坐还未完毕,我且打坐完再吃。”

“好吧~”芙蕖深知她这大师兄一板一眼的性格,也不勉强。

屋内的火盆烧得正旺,芙蕖将它往桌案旁挪了挪。想了想,又拿起食盒,直接搭到了火盆边上。

“大师兄,这吃食我放在火盆边上了,你可一定要记得吃呀。”

“我...

27 Jun 2016

上班无聊,拼了一张陆掌门和三炮的图(*^__^*)。

今早被一幅三炮x天草的图给炸出来了,张陆CP可逆不可拆!

三炮的原图作者我找不到了,如果需要我会删除。

23 Dec 2015

有人喜欢这对CP吗?应该叫啥,山远,还是启致?

脑袋里突然冒出个梗。

魔王岭地处偏远,岭内自成一派,有着自己的规则,也不受外界战乱的影响。

宁家是魔王岭最大的制香世家之一,坐拥上千亩玫瑰花田。

有一天,一伙军阀突然出现,领头的将领人称张大佛爷。

张启山收到情报,说宁家的花田之下埋藏着一个战国时期的大墓。

便强硬的带着队伍驻扎进了魔王岭之中。

宁家公子宁致远,魔王岭的小霸王,只有他欺负人的份,哪轮得到别人欺负到他头上。为了守护自家花田,便对张启山的挖掘计划百般阻扰。

然后各种这样那样......

结尾:国家山河飘摇,即使魔王岭这样的避世之所也难以避免。宁老爷身死,战争的气息终是...

22 Dec 2015

执念【越苏】(34)

三十四  捉妖师(上)

这夜,陵越的房里空无一人。而那楼梯右拐角过去第二间客房的床上,躺着两个人。

“这三年你去哪了?”十指相扣,肩并肩地躺在床上,陵越出声问道。

“说来真是一段奇缘。蓬莱之战以后,我身上的仙灵散去,我的魂魄被带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另一个世界?”

“对。”

长夜漫漫,屠苏翻了个身,侧卧着看向陵越,细细地给陵越说起他这三年多来在另一个世界里的际遇……

天空微亮的时候,屠苏问陵越:“师兄,如今我已经是妖了,我还能回天墉城吗?”

“能。”

“噗呲,师兄答得倒是爽快。天墉城都是修仙的人,我去了算怎么回事。”屠苏将“人”字特意加重了说。

“只要...

24 Nov 2015

故人归(执念番外)

夏末,清晨的空气似乎冷上了几分。哈出一口气,手心一阵暖意,过会儿,又只剩下一片湿冷。

    往外眺了眺,又快到落雪的季节了。

    下山除妖的弟子都已经回来快半个月,大师兄却一直没有音讯。听回来的弟子们说,大师兄要去拜访一位江都故人。

    江都故人?

    芙蕖表示她也不知道是谁。

    从坐塌上起身,芙蕖往剑阁走去,不知红玉姐那可有消息……...


24 Nov 2015

执念【越苏】(32、33)

三十二 重逢(五)

中午,在知府家被盛情款待之后,陵越就提出要辞行。知府再三挽留,陵越以教中事务繁杂拒绝了,并让知府留步,不必再送。

出了知府家大门,陵越一行并没有马上离开江都。他将几个弟子招到一起,说:“我明日还要去会一位江都的故人,你们先行回去吧。”

“是,掌教。”

望着走远了的天墉城弟子,陵越感觉自己的行为有些奇怪,抓妖不是人多一起去更好吗?但从昨天发现到那股妖气开始,他的心里就有一种说不清的感受,总觉得这妖气有种难以明说的熟悉感,他想一个人去会一会这个妖怪。

傍晚时分,已经躺了一天的屠苏,终于从床上站了起来。招来小二用水洗了脸,将包裹重新打理好。在床上,他已经想好了...

07 Nov 2015

执念【越苏】(30、31)

三十 重逢(三)

夏时令季节,池塘的青蛙最为呱噪,但这却让夜晚沉寂的山林更显静谧。

天空已经全黑了,一个村夫打扮的人正独自走在山间的小道上。偶尔吹来的山风把白日里的暑气解去了不少,村夫背上背着捆新砍的柴火,右手拿着砍刀,左手捏着顶斗笠,时不时扇一下。不远处出现了零星的灯光,快到村口了,村夫欣喜地往前快赶了几步。

窸窸窣窣从后方的山林里响起,那村夫顿了顿,又向前迈了几步。响声似乎到了背后,一只黑色爪子搭上了村夫的右肩,村夫没回头。突然,村夫将身子一矮,就地旋过身子,将那斗笠往后方那东西头上一扣。

“啊啊啊啊…….”

村夫立马退后,斗笠掉了下来,原来那里面竟藏了张符纸,那妖怪被...

07 Nov 2015

执念【越苏】(28、29)

二十八 重逢(一)

这日,陵越接到了江都传来的消息,说近日城郊有人离奇死亡,似乎是出现了妖怪。陵越立马组织了四五个天墉城弟子,火速向江都方向赶去。一行人一路御剑而行,不过四五日便到了江都。陵越没有进城,而是直接向信中所说的地点走去。发生死亡的地方是离江都城不过几里远的一个村庄,到达时,江都知府和那里的村长都早已在村口等候多时了。

“陵越真人,”知府和村长向陵越做了个揖。如今,陵越已继承了掌教之位,是以众人以真人称之。

“两位不必多礼,快带我们去看看那些遇害的村民吧。”

“哦,好的,真人这边请。”

村长将陵越等人引到其中一位遇害村民的家中,与那院中遇害者的家人示意了一下,便带...

05 Nov 2015

执念【越苏】(26、27)

 二十六 归来(上)

乘坐木船,他们首先到了象城,沈狴犴已经在那里等候了。这两年,一半是为了照顾自家小店的生意,一半是为了方便观察日落森林这边的情况,沈狴犴一直呆在象城这边。

待沈狴犴将那古怪的仪器搬上木船后,木船继续启程。坐在木船上,屠苏突然想起墨青交代的事,马上自包裹中抽出了两个香囊。先是向空命老人递出大香囊,说明是墨青所赠。又将小香囊递给了穆令仪,也没多说,不过像穆令仪这般冰雪聪明自是明白其中的意思,接过香囊向屠苏道了声谢。

空命老人打开香囊,拿起一颗石头看了看。

“这石头倒是漂亮,看着像某些稀有品种的灵石,”空命老人说道,“门派里也有一些灵石,这么上品的倒是...

05 Nov 2015

执念【越苏】(24、25)

二十四 蓝色的石头(下)

初进时,洞内窄小,走了快有一炷香的时间,洞道开始慢慢变大。山洞两侧慢慢变宽至能两人并行的时候,墨青与屠苏又化作人形向前行去。

随着墨青七拐八拐,等到屠苏差不多快要被绕晕了的时候,一阵清风从山洞深处袭来,屠苏往前快行几步,定眼一看,前方出现了一个天然形成的巨大溶洞。溶洞中央是一汪不大的水潭。水潭约有一丈深,潭水清澈见底,屠苏往潭底望去,似乎有一些蓝色的石头长在水潭的底部。溶洞上方与外界相通,有个人头大小的窄小的洞孔能隐约看到外面的阳光。

这个溶洞与丹熏山外部的气息大相庭径,洞内清气四溢,就算是当年生活在天墉城这等清气鼎盛之地的屠苏,也未曾感受过如此浓厚的...

05 Nov 2015
1 2 3
© 阿毛毛waw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