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生活,爱庚宝,更爱大霆峰(⊙v⊙)~
 
 

执念【越苏】(1-3)

楔子

记忆里不知道已经过去了多少年岁,脑子里浑浑噩噩的,最初执着的东西慢慢变得模糊。屠苏的灵随着时光飘过了许多的地方,一座山,一条河,一座城镇,看着熟悉但又陌生。

“踏遍万里河山…..行侠仗义……”识海里模模糊糊的,但这句话就如同生了根,一直回荡在识海里面。屠苏知道,他还有事没有做,他还有承诺没有履行。(写到后面才发现这楔子和正文关系不大,就这样吧……)

一散魂

蓬莱大战之后,屠苏体内太子长琴的仙灵也快要散了,屠苏想着也许他这就这样魂飞魄散,无知无识了。随着仙灵的散尽,屠苏的魂魄被拉离了自己的身体,在被彻底拉远之前,屠苏的魂魄围绕着一直守在自己身体旁边的晴雪转了一圈。

晴雪是个好姑娘,可惜……屠苏从小就身负焚寂煞气,自己都难有一天好日,何况对晴雪,况且,屠苏的心底早已深深埋下了一个人,那个,还在守着与自己的三年之约的人。

 “对不起,晴雪。此生终是我负了你,可惜,我没有来世再来报答…...”

屠苏的魂魄被一股神秘的力量越拉越远,看着远处渐渐变小的晴雪和悭臾,屠苏的意识慢慢开始变得有些迷茫,不知被拉着飞了多远,渐渐的,那股力量消失了。屠苏的魂魄停留在了上空,白茫茫的云层下,隐约可见河山。屠苏不知道这是哪,没有了神秘力量的牵引,屠苏感觉自己可以自由的飘动起来。

穿过云层,屠苏向下飞去。下方是一片延绵不断的森林,大树参天,遮天蔽日。而屠苏正下方的那棵树尤其巨大,有旁边树木的十倍之大,晃眼间似乎还闪着微微的黄色光芒。林间鸟声不断,时不时一只走兽飞奔穿过,激起一片飞鸟呼啸而起。散魂之后居然还能有意识,这点让屠苏感觉很惊奇,他能感受到太子长琴的仙灵从自己的魂魄上剥离的时刻,仙灵散去的时候记忆里有过一阵恍惚,但随着被神秘力量越拉越远,他的意识又很快的回来了。

“欧阳少恭……不知他最后怎么样了。仙灵散去,他也该是和我这般模样了吧,又或者他是真的魂飞魄散了……”屠苏无幽幽的在森林里飘荡着,他想回天墉城,他不知道自己的意识能保持多久,但要是能在意识也散尽之前能再见上师兄一面……或许上天对他也是眷顾的。

二未知森林

这个森林似乎很大,屠苏向高处飞了点,以便观察森林的全貌。郁郁葱葱的绿色似乎没有尽头,屠苏找定了一个方向,就向前飞去,不管去哪首先他得出了这个森林。

变成了魂魄,有一点好处就是不会累,不用休息,也不需要吃喝,因此经过了三个日夜不停的飘荡,屠苏终于看到不同于绿色的颜色。这里依旧是个荒无人迹的地方,但是这有一条大河。林间稀稀疏疏的溪流,在这里汇聚成了一条宽阔的河道,奔涌着下游流去,有水的地方就会有人,只要沿着河流走,总会看到人家的。聚了聚精神,屠苏顺着河流向下游飞去。

没想到这个森林如此之大,屠苏意识里感叹道,如果自己还是肉身而非魂魄的话,真的会被困死在这里。沿着河流往下走,又飘荡了十个日夜,屠苏才看到了几间稀疏的茅屋,从半空中下来,屠苏在这几间屋子里逛了逛。很明显这几间茅屋是属于猎户的,里面放着一些蓑衣和打猎用的弓、弩、叉、棍子,还有一些屠苏不认识的带钩兵器。从武器的锋利程度来看,这些茅屋是经常有人来使用的,那这距离村庄或是有人的地方必是不远了。

看到有人类的东西存在,屠苏感觉亲切了些,似乎出这森林的希望更大了,在四周游荡了一番,没有其他大的发现后,屠苏继续沿着河流下游飘去。

又是一日夕阳西下,在夕阳的照射下,静静流淌的河面闪动着粼粼的水光,一时竟是像极了那人盛满温柔的眼眸里明亮的眼波,募然间,屠苏也晃了神。

“师兄......你回到天墉城了吗?”

“这世间还有这么多的美丽景色,我想你陪着我一起走,一起看,如果我身上没有了焚寂煞气,你是不是真的能带我踏遍万里河山,行侠仗义?”

三大槐树村

化身成为了魂魄,虽然无疲累,但屠苏发现,在这单调的旅程中,他的记忆在缩减,他似乎每一天都会忘记些东西,但他又记不起自己到底忘记到底忘记了什么。沿河的前方似乎有了炊烟的痕迹,屠苏立马加紧了赶路的速度,也许他能从有人烟的地方知道天墉城在哪,他必须在记忆消散之前,回到天墉城。

前方是个不大的村子,依河而建,有着二十来户人家。正值中午,家家户户的屋顶都飘起了袅袅炊烟。女人大多都在厨房里忙活着,大一些的女孩们会帮着娘亲在厨房里干活,而小一些的女孩们和着男孩子们在村子里四处疯跑玩耍,男人们则大多都聚在村里一颗巨大的槐树下,东家西家的聊着。村东头有着一个破旧的牌坊,牌坊右侧有着一个半人高的石头,上面写着“大槐树村”。字体虽然有些奇怪,但屠苏基本都能看懂。

屠苏现在是魂体状态,村民们都看不到他,他也无法向村民们询问问题,因此,屠苏只能向大槐树下的人堆里凑过去,看能不能从村民们的交谈中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大何,你前些日子打着的那只大熊的皮,卖出去了吗?咋个价钱?”一个穿着白色褂杉,拿着烟杆子的中年男子,向身边一个穿暗红色褂子的青年男子问道。

“嗨,还没卖呢。上回拉出去卖,确实有人想要,但才给50个银币,为了抓这只大熊,我的弩都被那大熊拍坏了两把,还有我这一身伤呢,药费都不够,不卖!”

“不卖咋整,你自个儿用啊?”

“哪有那么好的命哟,后天不是象城那赶闹子吗?我把这熊皮拉过去,象城那地有钱人多,讲不定能碰到个大买家呢!”

“象城啊,我也去,我这也有好几块皮还没出手呢。”

“我也去!”

“我也去!”

“我也去,一起搭个伙!”树下的一些年轻人听说那叫大何的青年要去象城,纷纷附和着说要一起去。

“这象城看起来是个大城镇,要不我跟着这帮青年一起去,也许会有更多有用的信息,”屠苏默默的想着,“还有这银币是什么?”下山后晴雪和兰生也有教过屠苏认识些钱币,但是这叫银币的钱币确是第一次听说。

屠苏原以为这些青年们会后天才出发,想不到隔天的中午,才吃过午饭,要去象城的青年们就将要到集市上出售的皮草整理好,捆绑着堆上了马车,斜跨的布兜里揣上几个馒头和一些肉干,吆喝着就出发了。看来着象城还挺远的,屠苏默默的跟上了去象城的车队。

傍晚时分,车队一行人来到了一个在屠苏看来挺大的城镇,因为这里面的繁华和当初的江都有得一拼。然而车队一行只是路过,并未做停留,一直又往前走了一百来里,到了一个小村,才将马车就近拴好,露天席地的休息起来。

第二日天蒙蒙亮,各自检查好自家的皮草后,车队继续向象城前进。

到达象城城门时,天空已经大亮,白日里的象城城墙,在阳光的照射下更显巍峨,屠苏望着象城这高耸的城门,不禁也惊叹起来。似乎是被象城的热闹所感染,车队里因大清早就起来赶路的沉闷慢慢消散了,青年们个个都变得活络起来,东瞧瞧西看看,不知是来卖货的,还是来买货的。


20 Oct 2015
 
评论(1)
 
热度(21)
© 阿毛毛waw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