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生活,爱庚宝,更爱大霆峰(⊙v⊙)~
 
 

执念【越苏】(4、5)

四 初入象城

屠苏随着青年们的车队,慢慢向前移动,不多时,前方的路段更加拥堵起来。

这里,该是屠苏见过最热闹的集市了,从写有东市的牌坊这头看过去,足足有五六里的长街上,两侧商铺林立,幡旗、牌匾参差不齐的悬挂在商铺的高处;街道正中间搭着各色的布棚,顺着这条长街一路延绵下去,各类商贩站在布棚下向两侧的人群不断的兜售着自己的商品,吆喝声也是此起彼伏。长街左右各有三条大的岔道,从上方看去整个东市形成了一个大大的“王”字。在这“王”字的大街上,人群、马车熙来攘往,罔是屠苏这般常年在后山独自修习剑术,心静如水之人,也不免被这番热闹的场景所吸引。

既已来到象城,屠苏便不再跟着大槐树村青年们的车队前进。穿过人群,屠苏搜寻着街道两边的商铺,看有没有茶馆或饭馆之类信息汇集的地方,也许在象城也能有像茶小乖这样的人,哦,妖的存在。在走过右侧第二个大岔道尽头的时候,屠苏突然感受到一股力量迎面向他扑来,经过他的魂魄,细细密密的将他包裹起来。这股力量虽不强势,但轻柔间似用不容拒绝的态势慢慢地将他向旁边的一个小巷子牵引去。这巷子窄小但却很深,与外面的大街相比,有一种独特的幽静。

巷子两边有着几户人家,偶尔有人出入,尽头有一家小铺,铺门右侧挂着一块小小的牌子,上书“星象解命”,正对门的柜台上有一位约莫十二、三岁的少年正拿着抹布擦拭柜面。神秘的力量将屠苏牵入小铺,穿过前方狭小的铺面,来到了后方小院右侧的房中。

屋里门窗都关闭着,显得有些沉闷,正中铺着奇特花纹桌布的桌面上燃着一炉香,这力量似乎是顺着这炉香而来。房间左侧的桌案上坐着一位二十出头的白衣青年,桌案上笔墨纸砚杂乱无章,但青年似乎毫不在意,一屁股坐在那占满墨迹的宣纸堆上。

“兄台,打哪来的呀?”依旧紧紧地盯着自己手里的透明球体,青年开口问道。

屠苏望向青年,楞怔着间一时不知该如何回话。

五 白衣青年

“哦,不必担心,我听得见你们这些鬼魂说话。”见屠苏不开口,青年解释道。

“我……在下百里屠苏,来自昆仑山天墉城。”

“昆仑山…天墉..城?这是何地?”

“这……”屠苏不知如何解释。

青年抬起头,向屠苏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等屠苏接近,青年嗖的一下,快速将手里得透明球体探入屠苏魂魄。屠苏一惊想要后退,却发现竟动弹不得。

“你干什么!”

青年没理会屠苏,盯着那透明球体。屠苏魂体内的透明球体开始慢慢变色,先是红色,

渐渐变深。青年嘴里默念了一句咒语,那透明球体里的红色开始聚集,变成了一只鸟的形状,不多时,红色散去,一片紫蓝色又占据了球体,朦胧间,似有一个人型阴影立于其中。

 “好深的执念!”望着球体里紫蓝色有不断变深的趋势,青年不犹吃惊地叹道。

等那透明球体中颜色慢慢散去,青年收回手臂,看着屠苏笑了笑:“这是薄雾水晶,用来探看灵魂本质的,我并无恶意。”

“为何要将我强引至此?”

“呃……那炉是牵魂香,我本意只是想牵引一些附近的普通魂魄,来练练手,”白衣青年一个翻身从桌案上跃下,“嘿嘿,你知道嘛,给活人算命算错了可能是要挨打的,我这不,想招些死魂来给他们算算,试验下我的能力嘛。咳,免费的哦~”

“人都死了,还要你算个屁。”屠苏对这青年的行为默默腹诽。

“你应该不是我们这个空间的魂魄。”青年话锋忽转。

“我刚刚粗粗看了一下你的灵魂结构,与我们这的不同。”白衣青年从桌案后的书架上抽出厚厚的一本牛皮书。拿起毛笔在上面飞快的写着。

“空间?”

“就是不同的世界,同样的时间里面会存在不同空间,空间与空间都是相对独立的,一般情况下空间之间都不互通,任何生灵死魂都不可随意的穿过空间,当然也有例外,比如像你。每一个空间都有着不同的人和事,比如在你的世界有昆仑山那个什么城的。”

“昆仑山天墉城。”

“对,天墉城,但在我们这个世界就没有,嗷,连这个叫昆仑山的也没有。”

“没有昆仑山,没有天墉城……”屠苏被这青年的话给怔住了。

 “兄台莫要乱说!”

“我可没乱说。”

“兄台没听过天墉城,也许是兄台孤陋寡闻了呢!”

“噗,我孤陋寡闻?”青年抬起头瞟了屠苏一眼,“你不信出去打听打听,看能不能听到有人说你那个什么昆仑山天墉城。”

看那青年不像说谎的样子,屠苏不免有些慌张起来。

“让我出去!”

“自便。”青年挥了挥手,那炉香便自动灭了。

香气一断,屠苏立马冲出了房间,穿过小巷,再次回到了东市的大街上。

“不信我的话,哼╭(╯^╰)╮,你还会回来找我的。”房中伏案急笔的青年低声嘟囔了一句。

 

傍晚时分,集市的人群渐渐散去,街道两边的商铺都陆续点上了灯,灯光透过各色的窗纸照射出来,倒映在穿城而过的江水之上,波光粼粼的江面上时不时传来江水拍打的声音,将这渐渐平息的街道衬得更加宁静,与白日的热闹相比,有了一番别样的风味。

屠苏将东市里的茶楼、饭馆都逛了个遍,耳根子自然是听了不少,但确实是没从一个人的嘴里听到“天墉城”这三个字。望着这象城的万家灯火,屠苏蓦然间不知该何去何从。

“唉......”一想到那青年所说也许是真的,屠苏就感到就一阵烦乱。

是继续到其他地方去打听还是回那白衣青年的小铺?再往远些的地方走也许能有天墉城的信息,但屠苏无法与人交流,别人交谈什么,什么时候谈到天墉城这都是未知数。现在,那白衣青年是唯一能与他对话之人,除了他,屠苏不知能有什么方法与外人交流。


20 Oct 2015
 
评论(1)
 
热度(7)
© 阿毛毛waw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