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生活,爱庚宝,更爱大霆峰(⊙v⊙)~
 
 

执念【越苏】(6、7)

六灵魂

按记忆里的方向,屠苏回到了那青年小铺所在的巷子。刚进入小铺,那青年的就带着大大的笑脸冒了出来。

“哎呀,回来啦~”

“......”屠苏有种转身就走的冲动。

明明也是个长相端正的青年,怎么笑的那么......贱,屠苏默默吐槽。

“兄台,今日别过之后,我寻了这东市里的所有的茶楼饭馆,未曾有听人说起过昆仑山天墉城。想来初次见面,兄台也许未必是在诓我,今日言语多有冲动,还请兄台海涵。”

“没事,没事,这空间一说也不是很多人知晓。”青年不在意的向屠苏摆了摆手,“你也别兄台兄台的叫了,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沈狴犴,字公明,你可以叫我明明哦。”

“......公明兄。”

“哎,”沈狴犴瘪瘪嘴,略有些失望,眼神闪闪地望向屠苏。屠苏默默地装作没看见。见日已西沉,沈狴犴将小铺门口的牌子一收,招来今日在柜台上的少年,两人合力用木板将铺门给封好,留了条一人宽的缝。沈狴犴往腰上的钱袋里摸了摸,掏出一把铜质钱币,数够二十个,然后又从钱袋里掏出一枚银色钱币,一并交给了少年。

“多谢沈先生。”

“恩,去吧,早点回家。”

少年向沈狴犴作了个揖,便转身离开了铺子。沈狴犴拿起剩下的木板将门口封好,带上锁,熄灭了柜台上的灯,就引着屠苏向后院行去。

“今日我提到这世界没有昆仑山天墉城时,苏苏兄弟你似乎特别激动,你是很想回到那个地方去吗?”

“......叫我屠苏就好。我与人有过约定,我一定要回去。”

“苏苏......”

“屠苏。”

“好吧,屠苏兄弟,”沈狴犴耸了耸肩,“且不说你已是鬼魂,回去了那人也见不到你,现在你已经来到了这个空间,要想回去原来的空间也很是个问题啊。”

“公明兄,难道没有回去的办法吗?”屠苏着急的问道。

“也不是没有,但这事都得看机缘的啦。以前发生你这种魂魄穿越空间的事情,我师父有帮忙解决过,有部分确实能穿越回去,但大部分至今也回不到他们原来的地方,最后他们多会选择留在这投胎转世。”

“呵,我早已不能投胎转世了。”

“为何这么说?”

见沈狴犴发问,屠苏也没有隐瞒,一股脑的将之前所发生的事都说给了沈狴犴听。

“那这么说,你这魂魄还是不完整的。”

回到了之前的那间房间,沈狴犴一边听着屠苏说,一边给自己泡了壶茶喝起来。

“在我们那人的魂魄分为三魂七魄,我本在乌蒙灵谷被屠之时就已经死去,只因太子长琴的命魂四魄被封入我体内,才又在世间苟活了这些年。”屠苏顿了顿,“如今仙灵散去,我也只能算是个不完整的荒魂了。”

“我比较好奇你们那玉衡是什么东西,血涂之阵又是什么,为何经历过的魂魄会化作荒魂,消散于天地,而不可再世轮回?”沉默了一会儿,沈狴犴说道,“世间万物往复循环,即使是散掉的魂魄,但他本质上还是一样的物质,合久会分,分久了也会合啊,岂会有分而不合的道理呢?”

“听说是因魂魄之力被耗尽,如果荒魂再如轮回是会灰飞烟灭的。”当年屠苏随着晴雪进入幽都拜见女娲,女娲有向屠苏提及。

“魂魄之力?啧,啧......总觉得不对的样子。”

“难道你们这没有不可再世轮回的魂魄吗?”

“不能再世轮回的魂魄多半是受了惩罚,惩罚时间一过,还是会继续进入轮回,”沈狴犴停下来喝了口茶,又继续道,“我们讲究魂魄里有灵,灵生而不可灭,我们这魂魄也叫灵魂,散了的灵魂称为灵魂碎片,只要灵还在,灵魂就能重聚。”

“但你来自另外的空间,也是说不准,看来得找找老头子帮忙了。”最后一句沈狴犴压低了声音,似乎是在自言自语。

 “什么?”

“哦,没啥。刚才你说你的记忆越来越模糊?”

“是。这一路行来我总似在不断的忘记些什么,公明兄可知何因?”

“记忆是人活着的时候在灵魂上刻下的痕迹,当灵魂脱离肉体,没有了肉体的保护,灵魂上的痕迹就会慢慢的淡化,随着机缘,灵魂再次进入轮回。”

“你们这没有孟婆汤吗?”

“那是什么,好喝吗?”

“不......没啥,额......我没喝过,”望着沈狴犴投射过来的闪闪眼神,屠苏一时语塞。

“这样吧,我先给你找个合适的载体,看能不能盛放下你的灵魂,要不然我这还没找到让你回去的办法,你那记忆就要被全部消磨没了。”

“那就有劳公明兄费心了。”

“不客气~”沈狴犴对着屠苏龇牙一笑,屠苏瞬间感觉一阵恶寒。

七小猫

象城里最近有些不安生,听说是城里出了个盗尸狂魔。

“喂,听说了吗?昨天六合巷那边,有户姓王人家老太爷的尸体被盗了。这老太爷下午才咽的气,都还没送入棺材,这尸体说没就没了。”

“这都是这个月第六家了,谁干的呀这是。”

“谁知道呢,衙门那边也说抓不着人。”

“听说这尸体被偷走以后,过不了多久又会被送回来。你说这有听说过偷金银珠宝的,偷黄花大闺女、偷小孩的,但这偷尸体还真是头一回见。”

“是啊,是啊。听着都渗得慌,你说这人得是什么癖好啊。”

“啧啧,真是活久了什么样的都能见到。”

茶楼里,茶客对最近象城里发生的连环偷尸案议论纷纷。

 

正对后院的房间里,正中间摆了一张约六尺长的长桌,桌子上放着一具老者的尸体。

“唉......还是不行啊。”望着被弹出的屠苏魂魄,沈狴犴叹了口气。

凝了凝神,沈狴犴再次拿起法器施法,将屠苏的魂魄压入老者的尸体内。

“能动吗?”

屠苏试着操控一下这老太爷的身体,但一动魂魄又从尸体里穿了出来。

“还是不行。”

“看来这具尸体也与你不符。”沈狴犴叹了口气,“我去把尸体还一下。”

“辛苦你了,公明兄。”看着这两个月一直在为自己奔波偷尸体的沈狴犴,如此麻烦人家,屠苏实在有些愧疚。

“没事,帮你我也能练练手,”话音刚落,沈狴犴就抱起尸体跳出了院落。

 

沈狴犴回来的时候,听见铺子前面有几声猫叫,感觉好奇,便走了过去。

只见站在柜台后的少年怀里正搂着一个竹筐,猫叫声似乎是从那竹筐里发出来的。

“小牧,这猫是哪来的?”

“沈先生,”叫小牧的少年抬起头,说:“我今早在来的路上捡的,还有这竹筐也是。”

沈狴犴走过去仔细的瞧了瞧,都是刚出生几个月的小奶猫。其中有两只看着虽然饿得有些瘦弱,但还算精神,但另外一只白底棕色斑纹的小猫,沈狴犴只瞧了一眼就知道,这只猫快要死了。眼瞅着这猫的灵魂马上要脱离躯体,沈狴犴脑子一动,对小牧说:“可以送我一只吗?”

“当然,沈先生随便挑。”

沈狴犴从竹筐里抱出了那只快要死去的小猫,直径回到后院正对着的那间房。


20 Oct 2015
 
评论(3)
 
热度(10)
© 阿毛毛waw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