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生活,爱庚宝,更爱大霆峰(⊙v⊙)~
 
 

执念【越苏】(8、9)

八复生

“屠苏,快过来,”沈狴犴将小猫放在长桌,从箱子里将施法的用具拿出来,摆好。

“怎么抱了只小猫回来?”屠苏望着长桌上奄奄一息的小猫问道。

“这两个月咱们试了怎么多人都不行,要不就试试这猫的如何?”

“猫......”

“这世间万物的灵魂都是一样的,这猫身能承载猫的灵魂,自然也有可能承载你的灵魂。”

“这……这小猫还有气呢,公明兄不再救一下吗?”

“这猫的灵都已经探出身体了,现在不过是吊着一口气罢了,”望着小猫,沈狴犴耸了耸肩说道,“唉,这猫这辈子活得这么惨,早死早投胎,下辈子啊,投个好人家。”

说话间,桌上的小猫渐渐没了声息,沈狴犴拿起了法器熟练地向小猫的尸体施起了法。黄色的光芒笼罩了小猫的尸体,沈狴犴微抬手,法杖轻点屠苏的魂魄,缓缓地将屠苏的魂魄送入小猫的尸体里。

施法持续了半柱香的时间,沈狴犴收回法杖,黄光淡去。“呼,”望着桌子上小猫的胸脯慢慢有了起伏,沈狴犴长吁了一口气。

 

屠苏再次睁眼的时候,已经回到了院落右侧的沈狴犴的卧室里,刚进入新的身体,屠苏还有些不习惯,动了动手脚,想站起来,但才起了一半就力不从心的又跌坐了下去,幸亏沈狴犴帮他在身体底下垫了一层厚厚的坐垫,才不至于跌疼。

许是进入了小猫身体,视角发生了改变,屠苏摇了摇脑袋,望向四周,这呆了两个多月的屋子凭空生出一丝新鲜感来,家具物什感觉都大了好几倍,天花板也变高了。低头一瞧,一双肉呼呼、毛茸茸的猫爪赫然入目,屠苏好奇的抬起一只猫爪,晃了晃,然后又反过来看了看,最后一张嘴,又放进嘴里咬了咬。沈狴犴进屋的时候就看到了这样一幅场景,床榻厚厚的垫子上,一只棕白相间的小猫正把自己的肉爪往嘴巴里塞。

“哎哟,醒啦?”

听到声音,屠苏身体一愣,含着着他的小猫爪抬起了头来。

“噗嗤,”见屠苏这幅模样,沈狴犴轻笑一声,然后快步走到床榻旁边,抬起屠苏的新身体,细细查看,被人半抱在怀里,屠苏感觉有些尴尬和羞涩,不过幸好他现在变成了猫,毛毛的小脸上倒是看不出异常。

“恢复得不错,灵魂基本和这躯体融合了,”见这小猫身子只是瘦弱了些,精神还不错,沈狴犴放心的将屠苏放回了垫子上,转身从桌子上取了些茶水,用杯子装着,放在垫子上。

“先喝些水,我去弄点食物给你,饿坏了吧?”摸摸毛茸茸的猫头,沈狴犴转身出了屋子去对面的厨房捣弄起食物来。

这天晚上,屠苏吃了他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顿饭——鱼片瘦肉粥。可能顾及到屠苏刚刚醒来,粥里的米和肉都被碾得很细,暖暖的粥被放在一个小碟子里,屠苏吃完一点沈狴犴给他添一点,毕竟这小猫身体还小,沈狴犴如此添了三四次屠苏就感觉饱了。

“喵~”屠苏开口向沈狴犴示意。如今屠苏变作了猫,开口当然也说不了人话,幸亏这沈狴犴也是个厉害角色,屠苏说啥居然都能明白。但是这沈狴犴是真懂猫语,还是他能直接透过肉身听懂屠苏灵魂的意思,这就不得而知了,屠苏没问,不过想想估计是后者吧。

九逍遥派(上)

屠苏进入新的身体半个月,慢慢地也适应了新的生活方式,沈狴犴见此,便开始变得忙碌起来。之前帮屠苏偷尸体的时候,沈狴犴偶尔还会接几拨客人,但现在,沈狴犴每天就让小牧过来打扫打扫,也不接待客人了。早上在后院里收拾,下午就出去带各种各样好玩的、好吃的回来。

如此好几日,某天晚上,看着沈狴犴放在卧榻上两只打包好的巨型包裹,屠苏忍不住问:“喵~喵~喵~(公明兄,你买这么多吃的玩的做什麽?)”

“准备回家!”

“喵?”

 

这日清晨,东方的天空初亮,东市大街街道上还蒙着一层薄薄的晨雾,金鸡巷最深处的小铺里就传出了声响。早在前一晚,屠苏和沈狴犴就做好了准备,所以第二日起了个大早,将所有的门都上好锁,沈狴犴将两个巨型包裹往身上一背,向屠苏招了招手,一人一猫就迎着朝阳,走出了铺子。

这次,沈狴犴是要带屠苏回自己的师门——逍遥派。

据沈狴犴说,他们这一派本无名,常年居于峡谷之中,鲜与外界交流。直到十五年前,有同门偶出山行事,与一江湖人有了交情,这江湖人被带回师门里做客,见他们师门的入口处有一颗巨石,上有“逍遥自得”四个大字,后被这江湖人流传了出去,江湖人便开始称呼他们这一派为逍遥派。

“听说这四个字是一位仙人所书,但到底是不是谁也不知道,讲不定啊,就是师门里那几个老头子写的。我看着,挺像我一师父的字。”坐在小舟里,沈狴犴向屠苏絮叨着自己师门里的一些琐碎之事,在沈狴犴的师门里有着可爱却有些呆的师弟、老是爱阴他的师姐、有着顽童心的大师父,还有严肃高冷的大师兄。

大师兄……听到大师兄一词,屠苏不免又是思绪万千。

 

穿象城而过的江叫离江,屠苏和沈狴犴顺着离江一路东行,到达一个叫合浦的岸口,又换了马车向北行去。

经过之前沈狴犴的描述,屠苏对这片大陆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屠苏之前初到这个世界看到的那个片森林叫日落森林,位于大陆的中间,由北向南,将这大陆分割成了两部分。屠苏现所在的这片土地位于日落森林的东面,这里生活的人常常会看到太阳向森林里落下,因此便称这片森林为日落森林,相对的,在西面的那片土地上,人们则称这片森林为旭日森林。日落森林东面的这片土地上只有一个国家——“恒国”,百姓的生活都较为平静,而西面的土地上大大小小十几个国家混杂,虽暂时没有大的战争,但国与国之间也是摩擦不断,百姓的生活稍显艰苦,不过也还算安乐。由于日落森林面积太大,进入其中极易走失,所以东西两端的人们进行交流和贸易都是通过水路。

随着马车往北走,道路两旁黄色的落叶越来越多,微凉的空气袭来,竟是已经到了深秋。扒在马车的窗子上,屠苏向外探出了一只猫头,看着落叶纷纷的情景,不禁让他想起了在天墉城时,因芙蕖的香囊和陵端起了冲突,被诬告罚扫天墉城门口千层台阶的事。那日被诬告,除了师兄,没有人为自己说话,加上体内的煞气作祟,屠苏真真是感觉委屈到了极点,冒着大雨就往师尊闭关的门口冲去,虽然屠苏跑得急,但眼角还是注意到了,一直尾随着自己的蓝色身影。在师尊闭关的门前,他在雨中跪了多久,那个身影就陪他在雨中站了多久。

那时的屠苏常年呆在山上,未曾经历世事,对这情爱之事终是明白得不多。只知对这爱护自己的师兄极为尊敬和依赖,做什么事都是听大师兄的,说什么话都是“大师兄说”。芙蕖因此也吐槽过他几次。那时他认为大师兄是他最亲的亲人,直到下山,遇到了晴雪、兰生和襄铃等等,历经诸多世间情感,才知,师兄早已成为他心中最亲的人。 

(原本说周更的,但是又忍不住发了上来,文中剧情推进可能比较慢,多会以回忆为主,写写屠苏的感受,喜欢大师兄的朋友可能要稍微等等。如果是按之前定好的大纲走的话,我预计师兄应该在20章左右上线。感谢喜欢我文章的朋友(*^__^*) )

22 Oct 2015
 
评论(1)
 
热度(14)
© 阿毛毛waw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