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生活,爱庚宝,更爱大霆峰(⊙v⊙)~
 
 

执念【越苏】(10、11)

十逍遥派(中)

马车在路上晃荡了七八天,终于在日落之时进入了恒国四大城之一的乐方城。

乐方城地处恒国中部偏北,城池临河而建,有着恒国最大的内河港。这里是交易汇集之所,城里城外都挤满了坐贾行商,因此,热闹程度相对较象城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们在此休息一日,明日坐船渡河,”马车将一人一猫送至了城中一客栈门口,车夫向沈狴犴讨了车费,便离开了。

“掌柜的,还有客房吗?”走入客栈,沈狴犴向柜台后的掌柜问道。

“有,还剩一间上房和一间中房,客官您要住哪一间?”

“那就要上……”

“掌柜的,一间上房!”沈狴犴话还未说完,只见一枚金币随着一道女声从沈狴犴的头顶飞过,正正落在了沈狴犴和掌柜之间的柜台上。

好功夫!屠苏暗赞一声。

女魔头!沈狴犴暗暗腹诽一句。

听到女声那一刻,站在柜台前的沈狴犴就感觉全身寒毛嗖的一下全立起来了。僵硬着脖子回过头,只见一白衫女子正笑脸盈盈的往客栈里走。

“呃,姑娘,这位客官他……”

“我没事!给她吧,给她吧!”

“那就谢谢小犴师弟了,”走到柜台前,女子扭头笑着看向沈狴犴。

“师姐客气,您先请”沈狴犴右手做出“请”的动作,直到女子被小二带上楼,才呼了口气收回手。

“掌柜的……一间中房……”

“好的,客官。”

站在柜台上的屠苏,撇着头,好奇地观看了沈狴犴和那女子的一系列动态。

 

跟着小二,沈狴犴带着屠苏,灰溜溜的住进了中房。小心的把门关好,放好行李,沈狴犴刚想去床上躺一下,门口就传来了砰砰的敲门声。

“小犴~”清越的女声从门外传来。

“……”

沈狴犴暗叹一声,任命的去开门。

屠苏好奇的打量着走进门的白衣女子,约莫二十五六的样子,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巧而不媚,一眼看着就像好人家的女子,不过沈狴犴见了她却像耗子见了猫似的。

“二师姐……”

“嗯,”白衣女子走进房门,四处望了望。

“小犴,这次回来带了不少东西哈”瞄到了沈狴犴那两只硕大的包裹,女子说。

“这不都是为师姐你准备的礼物吗,嘿嘿……”

顺着女子的眼光,沈狴犴立马献宝似的从硕大的包裹里抽出了一大一小两个方形木盒。

“这是象城最有名的“象牙斋”做的酥糖,虽然路途遥远,但这食盒能保鲜,都新鲜着呢,”沈狴犴狗腿地打开大的木盒,向女子展示。

木盒里被隔成九个小方块,每个方块里的酥糖口味都不同,用干净的宣纸包裹着,零零总总有七八种口味,盒子的右上角的方格里没有放酥糖,而是放了一瓶精致的小酒坛。

“这是象城特产,三里酿。传说这酒只一滴,那酒香啊,就能传三里远。”

“小犴师弟有心了”托着头坐在屋子中间的圆桌旁,女子大方的收下了这精致的食盒。

“还有这个,二师姐,你懂的。”

“就知道小时候没有白疼你,小犴真乖,”女子笑着捏了捏沈狴犴的脸,沈狴犴龇牙。

十一逍遥派(下)

“二师姐,还有一个朋友我要给你介绍一下。”

“哦?是何方来的朋友呀?”女子幽幽望向坐在靠窗的椅子上的小猫。

见两人的目光都望向自己,屠苏跳下了椅子,向圆桌走去,刚见沈狴犴与他二师姐师门相聚,他不好意思过去打扰。

拱着两只猫爪,屠苏向沈狴犴的二师姐行了个礼。

“哎呀,真可爱~”见屠苏正正经经行礼的小模样,女子一颗心都要被屠苏给融化了,弯腰把屠苏抱起来就往怀里揉。屠苏一惊,害羞地在女子怀里左躲右闪。

“哎,哎,师姐你别吓到人家。”

看屠苏确实害羞的紧,女子便把屠苏放到了桌子上。

“呼,”从女子怀里解脱的屠苏松了一口气。

“这位是百里屠苏。屠苏,这位是我二师姐,穆令仪。”

屠苏怕再激化这位二师姐,便只是轻点向穆令仪了下头,以示礼貌。

“屠苏你好~”穆令仪向屠苏招了招手。

“……”

因现屠苏与人交流不方便,沈狴犴便替之,简单的向穆令仪说明了屠苏的情况。

“唔,这屠苏小兄弟的情况确实有点特殊,”穆令仪向屠苏探了探手,一片黄光从屠苏眼前经过。

片刻,穆令仪收回手,道:“小犴啊,你当初探查屠苏灵魂的时候有些不仔细啊。”

“怎么?”沈狴犴疑惑问道。

“屠苏的灵只剩个空壳了,你没看出来吗?”

“啊?”

“灵魂散而不聚,呈游云状,是灵不全之征,之前大师父教过的。”穆令仪竖起一根手指,戳了一下沈狴犴的脑袋。

“大师父教了这些东西吗?我以为他整天只会疯疯癫癫呈白痴状。”

“臭小子,你小心回去挨抽!”

“嘿嘿,玩笑嘛~”

“既是这样,咱现在出去吃个晚饭,回来早些睡,明日,我们卯时出发回谷。还有,这两盒东西你帮我背着,回去再给我送来。”

“……是,二师姐。”

“屠苏,我们出去吃饭吧~~”

“……”

 

第二日,秋高气爽,万里无云。两人一猫早早的起了身渡河,步行半日便进入了槐河山脉。

进入山脉之后,穆令仪和沈狴犴见人烟渐渐稀少,便不再步行,而是一人拿出了一个掌心大小的圆盘,对其默念了一句咒语,那圆盘竟自己飘了起来,慢慢变大。二人对屠苏解释这是他们师门特有的飞行器。

咱们走了那么久,怎么不用这东西?屠苏对此默默疑问。

似乎是看懂了屠苏所想,沈狴犴解释到:“这东西虽能飞,但却飞不高,让那些不明法术的外人看见了,岂不是要吓着。”

啧,还是我们的御剑方便,屠苏暗想。

 

槐河山系由西至东,延绵三千里,由北至南也有四百多里,是恒国境内最长河——槐河的发源地。山系中的山峰多高耸入云,山顶常年积雪,而位于山峰之侧的山谷却气候温和,绿树繁茂,草色如新,进入山谷的屠苏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个鸟语花香的世外之境。

从飞行器上跳下来,走上几步,屠苏便看到了那刻有“逍遥自得”的大石头。

“走吧,屠苏。”从飞行器上拿起包裹重新背上,沈狴犴便招呼屠苏向前方树林行去。

左拐右拐的走了一炷香时间,前方突然出现了几幢造型独特的房屋。房屋稀稀疏疏的,半隐蔽在高大的树木之下,若是没人带领,还真是难以寻到。

“屠苏,欢迎来到逍遥派!”一直默默走在后面的穆令仪,猛地窜到屠苏旁边,弯下腰笑着对屠苏说。

“……”

24 Oct 2015
 
评论(1)
 
热度(9)
© 阿毛毛waw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