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生活,爱庚宝,更爱大霆峰(⊙v⊙)~
 
 

执念【越苏】(12、13)

十二空命老人

将行李放进了位于左侧的一幢二层小楼中,沈狴犴与穆令仪便带着屠苏往屋后的石山走去,石山的石壁上有着一道高约八尺的石门,沈狴犴在石门旁的山壁上一摸,石门缓缓打开。

门后是个巨大的山洞,两面的石壁被修整得很整齐,并刻有许多屠苏不认识的字符。通道尽头是一个巨大的石室,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正背对这他们,站在一处石台前。

穆令仪与沈狴犴向前对老人作揖道:“徒儿,拜见大师父。”

“令仪,犴犴~你们回来了呀~师父想死你们了~”老人带着星星眼,猛的回身。

“……”屠苏突然好像明白了,这师姐弟的性格从哪里继承来的。老人家,真热情……

“大师父,徒儿这次回谷有事求您帮忙。”躲着老人要摸头的手沈狴犴说道。

“哦?有何大事?”见沈狴犴不从,老人悻悻地收回手。

“也不是啥大事,是帮一位朋友的忙。”

沈狴犴将屠苏引荐给老人。

“这位是百里屠苏,是我在象城结识的朋友。初见时,屠苏只是一缕残破的魂魄,被我用牵魂香带入房中。后为防止其记忆损毁,我便寻了这猫身帮他承载灵魂。屠苏来自异世,生前活得艰苦,命中之事多身不由己,以至死后只能魂魄散尽,化作了一缕荒魂,无法投胎转世。”

“机缘巧合,屠苏来到了我们这里。如今他还有一个心愿就是回原来的世界履行自己许下的承诺,而对于这个承诺,屠苏似乎执念很深,”说话间,沈狴犴拿出了初见屠苏时手执的薄雾水晶,将水晶贴到屠苏的猫身之上,默念咒语。

“这,也是我要带屠苏回来的原因。”望着老人,沈狴犴说道。

“好久没见这么深的执念之色了,”看着球中不断变深的紫蓝,老人的脸上闪现莫名的神情,“执念至此,当真痴儿……”

 

“这位屠苏小兄弟,可能说话?”老人向屠苏问道。

“额,徒儿术法不精,还不能让屠苏言语。”

闻言,老人将右手二指向前,指向屠苏额头,一阵白光闪入屠苏体内。

“屠苏小兄弟,你可以说话了。”

“多谢仙人,”屠苏欣喜道。

“哈哈哈,我可不是什么仙人,等哪天我修成了你再叫不迟。”

“屠苏,忘了给你介绍,这位是我大师父,号空命,外面的人都叫他空命老人。”

“多谢空命前辈,前辈叫我屠苏就好”屠苏赶忙抬起爪子向空命老人作揖。

“哈哈哈哈哈,屠苏真可爱,不必拘礼。”空命老人乘机摸了一把屠苏的小猫头。

“……”

“师父啊,这天色不早了,要不我们先回去收拾收拾,等会儿晚饭上再细说。”一直在旁的穆令仪突然开口。

“好吧,令仪,犴犴。你们带屠苏先去休息下,”空命老人点头道,“顺便叫你们三师父多准备几个菜。”

“是!”

 十三门派晚饭

出了石洞,两人一猫回到二层小楼,穆令仪将两只木盒抱在手里,向屠苏与沈便告别:“累死了,我先回去睡一觉。”

“二师姐,你这次是打哪回来,从昨天开始我就觉得你有点神色不好?”

“小孩子问那么多干嘛?吃饭叫我。”语毕,穆令仪直接从小楼二层的窗口跳了下去。

“切,有路都不好好走……屠苏,你先休息一下。”沈狴犴将靠窗的卧榻用厚棉被铺好,对屠苏道。

“有劳了,公明兄。”

 

晚饭是在逍遥派的食堂里享用的,长长的桌子,从头到尾每侧有十个位置,逍遥派的人不多,三个师父,加上十几位弟子,统共都不够二十人。

但这顿饭,屠苏吃得很温馨。

逍遥派虽然人少,但彼此间都很和睦。那位沈狴犴口中严肃高冷的大师兄楚湑,屠苏也有见到。楚湑虽然表面严肃,但做派上却并不高冷,饭桌上虽然话少,但讨论得热闹时,也会随流搭几句腔,调侃一下师弟师妹们。而沈狴犴、穆令仪、空命老人,还有一位叫穆木然的师弟更是这饭桌上的闹点。

望着热闹的餐桌,屠苏不禁想到了自己在天墉城时。自己身负凶剑煞气,不敢与同门过多交流,多是一个人吃饭。后来,同门与自己越来越生疏,陵端更是看不惯自己,经常挑事,他也就不经常去食堂了。偶尔实在是太饿或者大师兄回来了,去食堂拿饭,看着在那互相聊天调笑的同门,自己常常也会心生羡慕。

“屠苏,屠苏,”望着呆愣在桌子上的屠苏,沈狴犴拿手在他眼前晃了晃,“是饭菜不合胃口吗?”

“不,饭菜很好吃。”

“屠苏是想家了吗?”那个叫穆木然的师弟问道。

“没……只是想起了以前在门派的一些事。”

“想你的师兄弟了?”

“没……”屠苏摇头。

“屠苏啊,我这和楚湑讨论了一下你的事,”空命老人左手拿着一只大鸡腿,一边吃着一边说道,“不论你这能不能回你那的空间,你这灵得先补全咯。明日,你跟着楚湑,他带你去先寻回你的灵。”

“那有劳楚湑师兄了。”

“屠苏小友,不必多礼。”楚湑道。


24 Oct 2015
 
评论(1)
 
热度(4)
© 阿毛毛waw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