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生活,爱庚宝,更爱大霆峰(⊙v⊙)~
 
 

执念【越苏】(14、15)

十四寻灵(上)

天还没亮,楚湑就敲响了沈狴犴小楼的门。

与屠苏在食堂吃过早餐后,楚湑抱起屠苏,轻功向崇吾山飞去。

“楚湑师兄,你这轻功好棒啊,”望着快速倒退的风景,屠苏不禁赞叹。

“多谢屠苏小友夸奖,其实师门里,沈狴犴轻功更好些。”

“是吗?但这一路行来,我未曾见他使过如此绝佳的轻功。”除了偷尸体的时候跳跳墙,沈狴犴再未在屠苏面前展露过轻功。

“哦,他这人懒,轻功累人,不使用,正常。”

“……”

 

崇吾山位于槐河山脉中部,山势高耸,直矗云端。站在崇吾山山顶,一眼望去,都是白茫茫的云海。

“屠苏,你将手放在中心的石球上。”

崇吾山山顶有一圆形石台,石台中心向内凹陷,成碗状。在这凹陷中间的位置,有一颗深蓝色的石球被嵌入其中。屠苏被放在了石台中间,听话地将右爪搭上石球。

楚湑向虚空中伸手,一把一尺来长,造型奇特的小剑出现在楚湑手里,这把剑剑柄尾端挂有很长的剑穗,仔细瞧瞧,剑穗上绑满了颜色各异的小石头。楚湑将剑尖垂直抵上深蓝色的石球,口里默念咒语,放手,那剑居然自己立了起来。

楚湑对着小剑不断施法。突然,石球蓝光大作,一阵晕眩感向屠苏袭来,迷迷糊糊,乌蒙灵谷、红叶湖、幽都……许多的记忆纷涌而至,一时间全挤进了屠苏的脑袋里。

“唔......”周身似有气流经过,呼呼的声音不断在屠苏的耳旁作响。

不知过了多久,眼前一阵白光。再睁眼,假山、瀑布、小桥、流水……这里是……

天墉城后山!

难道他从异世回来了?!低头看看,猫爪消失了。他又变成游魂了吗?

思索间,远处传来了渐行渐近的脚步声,屠苏往石子小道上望去,一摸蓝色的衣袍随着那人的走近,见见在屠苏的眼前放大。

看见来人,思念的酸涩瞬间涌了上来……

师兄……

(哈哈,师兄提前上线向大家问个好~(。・∀・)ノ゙嗨)

十五寻灵(中)

每日晨课结束后,陵越都喜欢去后山的小湖边走走,顺便去给阿翔喂喂食。从同城回来也有快四个月了,他时常都会想起,想起那日在海边的屠苏……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天墉城里的日子,如白驹过隙,十一年来的朝夕相处(解释一下,时间线按照电视剧来算),慢慢地,心里竟然升起了异样的情愫。

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思来念去间,竟终是明白了爱的滋味……

然而……陵越闭上了眼睛。

他的这个小师弟,眨眼间已经成为了一位顶天立地的剑侠,身负天下重任,儿女情长在天下危难之时,终是太过于渺小……自己早就知他这一去就难有归日,但屠苏心有大志,他没有理由去阻止。屠苏自小就想成为一位游历四方、行侠仗义的剑侠,如今,也算随了他的心愿吧。

空中传来阿翔的声音,用细细的签子叉起一块五花肉,陵越将阿翔招来。焚寂被送去了幽都,如今,屠苏留下的就剩这只海东青了。

“阿翔,你说屠苏什么时候回来?”

陵越的眼睛里有浓得抹不开的悲伤,屠苏看着这一切,只想上前抱住陵越。师兄,不要那么难过……

“师兄,师兄……”

似有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陵越猛的回过头。

“是屠苏吗?!屠苏!”

空荡荡的后山,只有自己的声音在回荡。

“看来是幻听了……”陵越失望地回过身,又叉起一块肉,“来,阿翔。”

不,不是幻听!屠苏刚想再出声,一阵熟悉的白光闪过,他似乎到了个奇怪的地方,周围都是血红的肉壁,肉壁组成一条肉道,一股力量正拉着他通过这长长的肉道。前方,一颗冒着红光的肉球出现,这力量似将他往球里拉。

这时,楚湑的声音响起。

“屠苏小友,屠苏小友!”

又一股力量将他拉离肉球,白光闪过,再定眼,屠苏已经回到了崇吾山的石台上。

“呼…呼…”呼吸着崇吾山上冷冽的空气,屠苏试图慢慢平静下自己的心情。

“屠苏小友,你哭了?”

看着脸上泪迹斑驳的屠苏,楚湑从怀里掏出一块手帕,给屠苏的两只眼睛抹了抹,然后折了一下,又将手帕覆上屠苏的脸。

“有鼻涕吗?来,用力!”

“……”楚湑师兄,人家还在难过呢,你好烦……


24 Oct 2015
 
评论(1)
 
热度(5)
© 阿毛毛waw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