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生活,爱庚宝,更爱大霆峰(⊙v⊙)~
 
 

执念【越苏】(16、17)

十六 寻灵(下)

回到逍遥派,楚湑把屠苏带到了空命老人的房间。进去时,沈狴犴和穆令仪都已经在那了。

“可知这屠苏的灵的去向了?”

空命老人首先开口向两人询问情况。

“禀大师父,我在替屠苏寻灵之时,似有股力量将屠苏的灵向东南方向牵引,这股力量并非来自外世,估计这屠苏的灵就散落在我们这空间之中。”

“哦?”空命老人惊疑道,“屠苏本外世之魂,这灵,在我们这?”

听到这,沈狴犴突然一拍桌子,问道:“那这屠苏的魂穿过空间来我们,会不会就是被这灵给吸过来的?!” 

“有这种可能。灵之力深不可测,让魂魄穿过空间也是有可能的。”空命老人点头答道。

“可有确定具体在什么地方吗?”空命老人继续发问。

“不能,似乎是被什么挡着了,不能确定具体所在,如今只能循着方向去找找。”

“唔……”空命老人思索片刻,突然转向屠苏问道,“屠苏,你在楚湑寻灵之时可有看到些什么?”

“我,我感觉我回到了天墉城后山,那是我小时候常呆的地方。”

“异世?”空明老人问。

“是。我见到了我的师兄,看他当时的神态和说的话,似乎是我死后发生的事,也或者就是那个世界里正在发生的事。”

“确定不是回忆之事吗?”

“我确定,我……我未曾见过那样的师兄,不是回忆。”

“你的灵不是在我们这空间吗?怎么魂魄还回了你原来的空间一日游?!”沈狴犴问。

“什么鬼?!”坐在一旁的穆令仪狠狠地拍了一下沈狴犴的脑袋。

望着屠苏半晌,空命老人叹息道:“唉……人生自是有情痴……”

“大师父,你怎么突然这么有诗意?”

“你简直欠揍!”看着破坏气氛的沈狴犴,穆令仪又是一巴掌呼上去。

“除了天墉城后山,你还有看到其他的地方么?”空命老人又问。

屠苏想了想,说:“之后我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好像是什么生物的肚子里,当时有股力量一直将我往一个红色的肉球上吸。不过在被吸进去之前,我似乎又被楚湑师兄给拉了回来。”

“肚子里?这是灵被什么动物给吃了吗?”揉着头,沈狴犴问空命老人。

“看样子是了,”空命老人点头道。

“东南方向……有什么动物会吃灵吗?”沈狴犴思索道。

室内一阵沉默。

片刻,楚湑突然道:“东南方向有一座山,名丹熏山。此山瘴气缭绕,常人一般鲜少靠近,许多妖修都会聚集于此,进行修炼。那些妖怪之间常会发生决斗,死去的妖的灵魂会被其他妖拿走,用以提炼附在灵魂上的妖气,这样能加快自己的修炼。会不会屠苏的灵也在其中?”

“唔……只有先去看看才知道了,”空命老人思索着道。

十七 丹熏山

在逍遥派休息了三日,屠苏一行人便开始向丹熏山出发。此次同去的有空命老人、逍遥派二师父空尘老人、楚湑、穆令仪、沈狴犴、穆木然,还有另外两位逍遥派弟子,陆凯丰和张兰汀。((。・∀・)ノ゙有人看懂这两位的名字不)

这次去丹熏山路程遥远,再加上有逍遥派两位师父在,自是不用他们自个走着去。出发前,只见空命老人自袖子中拿出一个手掌大小的木头小船,空命、空尘二人对着小船合力施咒。那小船竟自个慢慢长大,直长到有四丈来长才停止,几个徒弟陆续将行李往船上搬运。

在外面看这船就普普通通的画舫般大小的船,进去之后才知道别有洞天。沈狴犴将屠苏抱上小船,首先映入屠苏眼帘的就是个巨大的客厅,里面桌子椅子等家具齐全,屠苏虽不会辨识,但也觉得都是上等木料。船里空间分为两层,下层除了客厅,在客厅后方还带有一个小厨房。上层自然是住人的,从客厅右侧的楼梯走上去,二层长长的过道两旁并排了六个房间。

位于通道尽头的两间大房间自然是给两位师父居住。之前空尘老人因屠苏是客,想让沈狴犴带着屠苏住到大房间里,被屠苏婉言拒绝了。本就麻烦别人太多,屠苏怎还好意思让别人的师父给自己住大房间,况且自己现在这身子,随便给个两尺地就能呆着了。穆令仪带着那位叫张兰汀的师妹选了右侧的一间房,剩下的三间房,楚湑一间,沈狴犴和屠苏一间,穆木然和那叫陆凯丰的师弟一间。

小船的速度极快,不过一日就已经飞抵了丹熏山附近的一座小镇——丹雘镇。丹雘镇生产丹雘,丹雘是漂染红色布料,制作红色颜料的重要原料,所以小镇里大多数人家都以染制红布或者兜售红色颜料为生。

早在离镇子几里远的地方,屠苏一行就已将小船收好,换步行进入丹雘镇。或许是恒国这国家实在是太安稳了,即使是一个普通的小镇也是热热闹闹的。穆令仪和张兰汀两位姑娘一看到集市自然是要一路逛着走,两位师父倒也不苛责,也随着人流慢慢前进。楚湑走在最前面,率先找到客栈定好房间。

晚上,吃过晚饭后,空命老人将所有人聚集到了自己房间。

“明日,我们在客栈里稍做整顿,等巳时过后,我们再前往丹熏山。”空尘老人见大家坐定后,说道,“午时时刻是丹熏山瘴气最薄弱之时,我们乘此机会上山去查探一番。”

接着,空命老人向众人道:“那地瘴气缭绕,非一般人能接近,这次出来也算给你们一个锻炼的机会。不过大家还是要以安全为重,两人一组,不可单独行动。未时一过,不论结果如何,都马上出山,听明白了吗?”

“是,谨遵师命。”

26 Oct 2015
 
评论(1)
 
热度(9)
© 阿毛毛waw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