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生活,爱庚宝,更爱大霆峰(⊙v⊙)~
 
 

执念【越苏】(20、21)

二十 鼠腹取灵(下)

很快,空命老人和空尘老人带着两名弟子也赶到了。望着这一空地的耳鼠,空尘老人两手二指伸直向前,一道白色的屏障慢慢的罩在了鼠群的上面,之前有些狂躁的鼠群一下子安静了许多。

所有人都拿着水晶小瓶往不同方向的鼠群头上扫过,若瓶子里的闪烁亮光的频率变快,那就是接近屠苏的灵之所在了。

看着前方拿着瓶子的众人,钩蛇妖感觉似乎没什么能帮忙的了,刚好看到了被放在树枝上的屠苏,便凑了过去。

“能说话吗?”

“能。”望着凑过来的钩蛇妖,屠苏答道。

“你也是妖?”在屠苏身上感受不到妖气的钩蛇妖问道。

“不是。”

“那你怎么也能说话?”(⊙_⊙?)

“是术法。”

“哦~~不愧是修真之士的猫。”

“……”

 

屠苏与钩蛇妖聊天的同时,逍遥派的一群人还在不断搜索耳鼠王的所在,望着这庞大的鼠群,穆令仪直了直腰想,这样找下去也不是办法。

“大师父,二师父,你可知有什么东西能让这耳鼠感到威胁?”

“这种老鼠我也是第一次见,不知能有什么治得了它们。空命,你可有什么办法?”空尘老人向空命老人问道。

“要想让这些鼠类感到威胁,怕是要找到它们的天敌才行。”

“天敌?老鼠的天敌不就是猫吗?”在旁边搜寻无果的穆木然凑了过来说道。

“刷”所有人的目光集体向屠苏投去。这边,与钩蛇妖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的屠苏突然感觉浑身一寒。

穆令仪飞身过去,一把将屠苏抱进怀里,带入鼠群中间。

“屠苏啊~你叫两声,”穆令仪眼神闪闪、嘴角带笑地看向屠苏说道。

“什么,什么叫两声。”看着这样的穆令仪,屠苏感觉浑身又是一寒。

“你叫两声喵~喵~咱就不用这么辛苦的找了。”

“……真的吗?”

“骗你作甚?”

“是啊,屠苏,猫是老鼠的天敌,你这叫两声,那耳鼠王要是出来了,我们就省事多了。”空命老人走过来说道。

望着穆令仪和空命老人两人四只亮亮的眼睛,屠苏感觉浑身汗毛都要竖起来了,不过,自己叫两声真能让众人不这么辛苦的话,他还是很乐意干的。

“喵~喵~”朝着四周,屠苏弱弱地叫了两声。

“屠苏大点声。”

“喵~喵~喵~”屠苏鼓起一口气,大声地叫起来。

随着屠苏的喵叫响起,空地的西北角发生异动。

“继续,屠苏。”

刚才还兴致勃勃的听着屠苏喵叫,顺带摸毛揩油的穆令仪紧了紧手中的法器,向有异常的地方望去。

随着屠苏的叫声继续,西北角的一只耳鼠开始不断变大,整个身体就像被吹气一般,迅速的膨胀起来。其他的耳鼠也纷纷绕开这只耳鼠而行,逍遥派众人迅速上前将这只耳鼠包围住。

空命老人虚空中幻化出一条黄色的绳子,将这只耳鼠缚住定在原处。那耳鼠似乎还想继续膨胀,但这黄色的绳子将它捆得紧紧的,使他无法再胀大一分。

楚湑拿出了那把叫星阙的小剑,将那耳鼠的嘴巴撬开,将小剑前端伸入耳鼠的嘴里。

“屠苏,你将手放在这把剑上。”楚湑向屠苏招手道。

穆令仪将屠苏抱上前,屠苏伸出猫爪搭上楚湑手里的剑柄。

楚湑向着小剑默念咒语,一股熟悉的力量出现,要将屠苏的魂往耳鼠的嘴里拉。楚湑立马单手做结,两指指向屠苏背心,防止屠苏的魂被吸入。

“咕噜,咕噜,”耳鼠的肚子里发出声响,似乎有什么东西从耳鼠的肚子里被慢慢吸了上来。

不多时,一颗冒着红光的肉球出现在了耳鼠的喉咙口。空命老人加强法力,将挣扎得更加厉害的耳鼠给固定住,楚湑则拿着小剑,将肉球刺破。随着肉球被刺破,十多个白色的灵自肉球里飘出,四处散去。其中有一颗灵附在了小剑上,没有离去。楚湑拿出水晶小瓶小心的将这颗灵纳入,盖好盖子。

所有人似乎都“呼”的松了一口气。

二十一 灵魂重聚

放了钩蛇妖后,众人立马下了山。

不过在放那钩蛇妖之前,穆令仪对着那钩蛇妖又是一番叮嘱:“修行不易,莫要因一时之念毁了这百年修行。”见穆令仪说得真诚,钩蛇妖向她作揖保证,绝不再妄动杀念。

众人回到丹雘镇时已近暮色,街边一些夜市小摊已经开始摆了起来。两个姑娘,尤其是小弟子张兰汀难得出山一次,看着这街市的热闹眼神闪闪的。

空命老人自是知道这些弟子心思,转头对着众人说到:“难得出来一次,你们想看什么自己就去看,别老跟着我们这两个老头子了。”

“哇,大师父威武!”

看着兴奋的弟子们,空命老人又叨念了句注意安全,便挥手让弟子们自由散开玩去。沈狴犴自然也想玩一玩,将屠苏往楚湑怀里一放,一回身就溜了。楚湑望着跑远了的沈狴犴,无奈的摇了摇头。

“楚湑师兄,要不你把我在这里放了,我自己能回客栈。”屠苏抬头望着楚湑道。

“屠苏,你不想逛逛这夜市?”

屠苏摇了摇头。

“你来到这个世界也算是一种奇遇,以后要是能回去了,这世界的夜市长啥样都不知道,岂不是可惜了?”

“唔……我听楚湑师兄的,若是楚湑师兄不嫌麻烦,我愿与楚湑师兄一起逛逛这夜市。”

“呵呵,不必那么拘束,出来玩开心点。”

“嗯!”

 

第二日,鉴于昨晚大家都玩得太尽兴,两位师父便让众人吃过午饭后再出发。回程之路一路顺风,木船准时回到了逍遥派。

一回到逍遥派,空命老人便带着屠苏和楚湑去了后山的石室。将屠苏放上石室中的石台,空命老人自旁边的架子上取下一个白色的罐子,从里面摸出一些亮蓝色的粉末,围着石台画了个圈。

空命老人和楚湑两人合力将星阙祭起,星阙小剑倒立悬于石台中央。然后,楚湑又将装着屠苏的灵的小瓶打开,楚湑稳住屠苏的魂,那灵便向着屠苏的猫身飘飘忽忽的飞去。

亮蓝色粉末似被融化了般,在石台四周升起了蓝色的烟,将屠苏和星阙小剑包裹在石台之上。两柱香的时间过去后,蓝烟渐渐散去,那白色的灵不见了踪影,楚湑两指搭上屠苏身子探了探。

“大师父,屠苏的灵魂已经重聚。”

“好,总算了了一件事。”

“不过,大师父,还有一事……”

“怎么了?”

楚湑望了屠苏一眼,向空命老人附耳过去。


05 Nov 2015
 
评论(1)
 
热度(4)
© 阿毛毛waw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