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生活,爱庚宝,更爱大霆峰(⊙v⊙)~
 
 

执念【越苏】(28、29)

二十八 重逢(一)

这日,陵越接到了江都传来的消息,说近日城郊有人离奇死亡,似乎是出现了妖怪。陵越立马组织了四五个天墉城弟子,火速向江都方向赶去。一行人一路御剑而行,不过四五日便到了江都。陵越没有进城,而是直接向信中所说的地点走去。发生死亡的地方是离江都城不过几里远的一个村庄,到达时,江都知府和那里的村长都早已在村口等候多时了。

“陵越真人,”知府和村长向陵越做了个揖。如今,陵越已继承了掌教之位,是以众人以真人称之。

“两位不必多礼,快带我们去看看那些遇害的村民吧。”

“哦,好的,真人这边请。”

村长将陵越等人引到其中一位遇害村民的家中,与那院中遇害者的家人示意了一下,便带着陵越上前查看尸体。

“这人是前天下午就不见了,昨天被发现死在了村口的树丛里。这大夏天的,尸体腐败的快,看到时满身都是那些个苍蝇飞来飞去,那场面,唉……”尸体抬回来的时候村长也在,想到那场景,村长不由的叹了口气。

陵越与众弟子上前查看尸体上的伤口,伤口是被什么猛兽爪击所致,咽喉处的抓痕很深,应该是致命伤。

“会不会是一些山野猛兽所致?”一位弟子问道。

“不,这位道长,若是普通野兽,我们也不敢劳烦众位亲跑一趟,”一位一直站在一旁的皁衣青年开口道,“这所有的遇害者,外表上看都是被野兽利爪抓伤致死。但据我查验后发现,所有人的尸体,伤口呈白色,却未绽开。在所有发现尸体的现场也并未发现大量的血迹,我怀疑,这些人是被某种妖物吸食了大量的血液致死,然后尸体再被其利爪抓伤,造成是被猛兽攻击的假象。”

“哦?这位是?”陵越问道。

“这位是我衙门里的仵作秋实,就是他发现尸体的不对劲,让我找你们来的。”知府答道。

“多谢这位秋公子提点。”

“真人客气了,这是小人的本职工作。”

随着村长,陵越又查看了几位遇害者的尸体。每一位身上都是遍布抓痕,咽喉处的抓痕尤其深,尸体伤口上的血确如秋实所说量很少,而且他在其中一位遇害者的勃颈处发现了一处类似牙洞的伤口,看来,确实有妖物在此作祟。

二十九 重逢(二)

从树林里走出来后,屠苏发现他竟然回到了当初的桃花谷,晴雪也调侃过叫此地“苏苏谷”。三年的时光,当年种下去的桃树长大了不少,现在这季节还没有桃花,绿绿葱葱的一片。屠苏背着包裹向前方的亭子走去,他得去整理下包裹,这里面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

打开包裹,屠苏还真是挺佩服逍遥派那群人整理包裹的能力的。就这么一个包裹里,塞了五套衣服,两套冬天的,三套夏天的,另还有一件貂皮滚边的厚实披风,睡衣也塞了两套。一大盒的零嘴,应该沈狴犴买的,还有个布包,里面用油纸包着的也是吃食,逍遥派的三师父怀云夫人的手艺。用块绒布裹着的是空命老人赠的装有各种灵丹妙药的小药盒和一本制药的书,书的第一页上写有“赠屠苏小友”。其他的,还有些零散小物件,估计是逍遥派的各弟子赠的。

翻了翻,压在衣服中间还有个小袋子,屠苏打开一看,是几根金条。早前屠苏有说过两个世界的钱币是不同的。这些金条,估计是谁拿了金币或者其他什么金子做的东西去融的,不知用的是不是他们那的炼丹炉。

说起逍遥派的这炼丹炉,那真是屠苏见过的最博用的炼丹炉。有一回,屠苏在林中打坐,见穆木然和着几个逍遥派弟子,拿着一盆东西簇拥着进了炼丹房,屠苏以为是什么重要的丹药要炼制。没过多久,一股烤红薯的香味从炼丹房里传了出来......午饭时候,穆木然还分了颗烤红薯给他;去年,沈狴犴把一把金属法器给弄折了,屠苏看着他拿着法器直奔炼丹房里去;还有,怀云夫人每当做了烤肉那天,屠苏也能看到她进出过炼丹房。想到这些,屠苏忍不住笑了起来,唉,又有点想他们了。

屠苏自己收拾的包裹里很简单,只放了一套换洗衣物和一把楚湑送的带有法力的短剑,还有就是那个空命老人没有收下的装满灵石的香囊。所有的东西都是逍遥众人送给屠苏的心意,看了又看,屠苏一件也没舍得扔,原本屠苏不想进城的,打算就在野外凑合着一夜马上启程,可现在这么多东西,看来,只能去找家客栈了。

刚进了城门,就瞧见前方的告示前面挤满了人,屠苏好奇便凑上去瞧了瞧。

告示上写的是最近城外有妖怪出没,让百姓不要单独一人出城。

“知道吗,城外的莫家村都死了8个人了。”

“诶,前两天不是才7个吗?”

“昨天又发现了一个!8个了!”

“啧啧,这两天没啥事还是别出城了,这是闹得,够瘆人的。”

“是啊。”

听到两位百姓的交谈,屠苏原地思索了片刻。又看了一眼告示,便快步向前寻了个客栈住下了。

亥时时分,白日热闹的江都城已经渐渐安静了下来。一道人影从江都客栈里闪出,快速向城郊掠去。 

(哈哈哈哈哈哈哈,大师兄上线,双男主剧情出现,你打怪来我保护之虐狗模式准备开启~~~)

05 Nov 2015
 
评论(4)
 
热度(8)
© 阿毛毛waw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