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生活,爱庚宝,更爱大霆峰(⊙v⊙)~
 
 

执念【越苏】(30、31)

三十 重逢(三)

夏时令季节,池塘的青蛙最为呱噪,但这却让夜晚沉寂的山林更显静谧。

天空已经全黑了,一个村夫打扮的人正独自走在山间的小道上。偶尔吹来的山风把白日里的暑气解去了不少,村夫背上背着捆新砍的柴火,右手拿着砍刀,左手捏着顶斗笠,时不时扇一下。不远处出现了零星的灯光,快到村口了,村夫欣喜地往前快赶了几步。

窸窸窣窣从后方的山林里响起,那村夫顿了顿,又向前迈了几步。响声似乎到了背后,一只黑色爪子搭上了村夫的右肩,村夫没回头。突然,村夫将身子一矮,就地旋过身子,将那斗笠往后方那东西头上一扣。

“啊啊啊啊…….”

村夫立马退后,斗笠掉了下来,原来那里面竟藏了张符纸,那妖怪被符纸贴上的地方正“吱吱”地冒着黑烟。

不过那妖怪也不是好对付的,只见它用力将头上的符纸一撕,竟然是撕脱了!血红的双眼凶狠地盯着眼前的村夫,右爪快速的袭了过去。就在此时,旁边的草丛中快速闪出一道人影,一剑击开了妖怪袭向村夫的爪子。来人着暗色衣物,身材颀长,剑眉星目,正是刚到莫家村的陵越。

妖怪被击退了几步,愤怒地看着陵越,两爪又向陵越袭去。陵越御剑迎上。其他的天墉城弟子也闻声从各个蹲守的地方赶了过来,加入战斗。这妖怪有些难缠,十几个回合下来,天墉城众人没能将这妖怪制服,不过那妖怪也没讨着什么便宜,身上被霄河刺了两剑。突然,那妖怪向后一个回身,似乎是想逃。

“别跑,妖孽!”陵越见状立即跟上。

可没想到那妖怪只是做了个假状,又一个回身,利爪直向陵越的面门袭去。

“掌教,小心!”众弟子惊叫道。

这时,“嗖”一声,一把砍刀从旁边飞了出来,直直向那妖怪爪子飞去。可惜有些偏,只在那妖怪爪子上划了道口子。不过趁那妖怪一分心,陵越立即躲开了袭来的爪子,近身,一剑将霄河送入了妖怪的胸口。其他弟子见状立马上前围住,终于合力将妖怪击杀。

 

战斗结束,几个弟子正在收拾着那妖怪的尸体。陵越望向呆站在一旁的村夫,走上前去。

“老乡,多谢救命之恩!”陵越抱拳向那村夫致谢。

“不,不,不是我扔的……”

二虎子平时在村里是出了名的胆子大,所以,这次除妖是自告奋勇来当的诱饵。可毕竟是第一次面对妖怪,手里那斗笠一扔啊,二虎子感觉全身的力气都没了,傻愣愣的站在一旁,刀也不知道掉哪了。这砍刀飞过去的时候,他也是吓得一愣,动都不敢动。

不是二虎子扔的,这里还有其他人吗?陵越看了看四周,向二虎子身后的树丛走去,似乎有股淡淡地妖气,难道,这里还有其他的妖怪?陵越立即循着这妖气一路追去,那妖怪跑得很快,等陵越追到江都城城墙边的时候,妖气已经淡得难寻踪迹,看样子,这妖怪似乎是进城去了。

三十一 重逢(四)

清早,妖怪的尸体被抬回村的时候,村民们一阵欢呼,有大胆的村民将妖物身上盖着的草席一掀,大伙定眼一看,居然是个有一人高的巨型蝙蝠,胸口被一剑刺穿,已经没了声息。村民们围着陵越一行,一个个都非常热情地,要抢着招待陵越一行人。最后是村长发了声,将陵越一行请去了自己家里,才止住了村民们的闹腾。

坐在村长的家里,那些个遇害者家里的代表对陵越是千恩万谢,送上来的一些小礼物怎么推也推不掉,陵越见状只能让弟子收下了。村长也拿出了酬金献上,陵越道了声谢。

“诶~应该是我们谢你啊!”消除了村子里的隐患,莫家村村长是欢喜之情溢于言表。这老百姓过日子讲的就是个安稳,天墉城能为他们铲除妖怪,还他们个安稳,不论是怎么感谢都不为过啊。(P.S.其实安排这一段很重要啊,天墉城的人到底是从哪里赚钱吃饭的?看电视的时候我一直都有这个疑问,所以就在自己的文里给了他一个答案,嘿嘿)

江都知府也是很高兴,在他管辖区内已经死了好几个了,如果再死下去,他这顶乌纱帽,估计就要不保了。所以,陵越才在村长家里没坐多久,江都知府就要拉着陵越进城,说要好好的招待陵越一行。

陵越刚开始有些推辞,可突然想到昨晚追到城墙边的妖气,便又诺了江都知府,随着知府进了江都城。

 

回到房间的屠苏,一夜无眠。

昨夜,他本想出城去看看是何方妖孽在此伤人,便趁着天刚黑就飞出城去了。到了城郊的山上,正好看到一个村夫独自一人砍柴而归,他就躲在一旁的大树上,看那妖怪出不出来。谁知这村夫是被人安排好的,妖物出现,还没等他行动,那村夫自个就往妖怪头上贴了道符,然后不远处的草丛里就闪出了一个人。

望着在小道上与妖物搏斗的身影,一时万般心绪涌上心头。

师兄……

他竟是愣在了树上。

天墉城的弟子从各个方向涌了过来。那妖物的战斗力不俗,天墉城一群人围攻,也没占着什么上风。

突然,天墉城弟子一声高喊,竟是那妖怪耍诈,师兄有危险!

屠苏立马窜下树,捡起站在树丛前村民掉下来的砍刀,一把丢了过去。可惜太激动了,方向有些偏,不过也转移了那妖怪的注意力,让师兄抓住了机会,将其一举击杀。

望着渐渐走近的师兄,屠苏突然不知道该不该站出去,以什么身份站出去,他现在是妖啊。就在刚刚,师兄还与天墉城弟子合力铲除了一个妖怪,现在他站出去,说他是屠苏,师兄会信吗?

看着开始打量树丛这边的陵越,屠苏突然一个机灵,逃了。

越跑越快,他能感觉陵越在身后追着他。不过他这一身从逍遥派学来的轻功太管用了,陵越没能追上,让他逃回了城中。

躺在床上望着床顶,屠苏突然想到,昨夜那些天墉城弟子喊师兄掌教,看来师兄已经接任掌教之位了。唉,斩妖除魔为己任的天墉城,还能容下他这么个妖物吗?


07 Nov 2015
 
评论(1)
 
热度(9)
© 阿毛毛waw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