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生活,爱庚宝,更爱大霆峰(⊙v⊙)~
 
 

执念【越苏】(32、33)

三十二 重逢(五)

中午,在知府家被盛情款待之后,陵越就提出要辞行。知府再三挽留,陵越以教中事务繁杂拒绝了,并让知府留步,不必再送。

出了知府家大门,陵越一行并没有马上离开江都。他将几个弟子招到一起,说:“我明日还要去会一位江都的故人,你们先行回去吧。”

“是,掌教。”

望着走远了的天墉城弟子,陵越感觉自己的行为有些奇怪,抓妖不是人多一起去更好吗?但从昨天发现到那股妖气开始,他的心里就有一种说不清的感受,总觉得这妖气有种难以明说的熟悉感,他想一个人去会一会这个妖怪。

傍晚时分,已经躺了一天的屠苏,终于从床上站了起来。招来小二用水洗了脸,将包裹重新打理好。在床上,他已经想好了,直接回天墉城向师兄说清楚就好,师兄一定会理解他的。

背着包裹,刚走出房门,客栈一楼大厅就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掌柜的,一间上房。”

“好嘞,客官稍等。”

屠苏立马缩回了房间。师兄居然还没走,那他怎么办,要和师兄在这里清楚吗?

 

一上到二楼,陵越就隐约感觉到了昨晚的那股妖气,经过其中一间客房的时候尤其浓烈。望了那房间一眼,陵越没出声。等小二将他带到自己房中的时候,他才开口问道:“小二,那楼梯右拐角过去第二间住的是什么人?”

“是位二十出头的年轻公子,样子啊,还挺俊的呢。”小二爽利的答道。

“哦……”

“客官,没什么事我先退下了,有事你在楼上招呼一声就行。”

“好。”

陵越让小二先退下了。

 

夜色渐浓,其他房间都点上了灯,可那个年轻公子的房间却一直没有点灯。陵越在房间里观察了好久,他能感觉到那妖一直在房间里没离开。担心这妖晚上会有什么行动,思虑片刻,决定上前查探一番。

走廊里没人,陵越轻声蹑步的靠近那间房,将耳朵附在门上。房间里面很安静,突然“哐”的一声,是窗子打开的声音!陵越立马推开房门,跟着黑影向客栈外飞去。

三十三 重逢(六)

陵越向房间靠近的时候,屠苏就已经听到了。自从成了猫,这种细微的声音,他的耳朵尤其敏感。抓起准备好的面罩,屠苏猛地推开窗子,他知道陵越一定会跟上来。

一路轻功,陵越尾随着来到了城郊的一处树林,背对着他的身影停了下来。不知为何,那个背影好熟悉。

前方的人回过身来,他的脸上蒙着黑色的面罩。夜色昏暗,陵越只能隐约看到那人亮若星辰的双眸,一个名字,如鲠在喉,陵越的心,乱了。向前复行几步,那人没动,陵越的手不自觉的伸了过去,轻轻地,解开了那人脸上的面罩……

思君不见倍思君,三载寒夜残梦里,夜夜思念的脸就这样出现在了陵越面前。

“屠苏……是你吗?”

“是我,师兄,我回来了。”

 

三载的思念,如今竟就站在眼前,陵越想一把将那人拥进怀里。这时,一丝理智突然闪现。长剑出鞘,陵越退后一步,道:“何方妖孽!竟敢假扮屠苏!”

霄河的剑尖离屠苏的胸口不过一寸的距离,屠苏没动。

“师兄,我就是屠苏,我没有骗你。”

“一身妖气,还敢撒谎!”

“此事说来话长,我现在确实已经成了妖,但我真的是屠苏啊。”

“你如何证明?”

“知道我为何要带你来此地吗?”

言罢,屠苏向四周望去,陵越随着他的目光也向四周看去。这里是……当年屠苏为躲开陵端一行藏身的地方……

“当年,我为躲避陵端来到了此处,一行人有晴雪、兰生、襄铃还有少恭和千殇。可惜兰生那小子不安分,”屠苏叹了口气,继续道,“为了献殷勤,跑出去给襄铃买包子,以致引来了陵端,我和陵端就在此地对峙。陵端带着掌门赐予的千光残方剑,我不敌于他,幸亏师兄及时出现,救了我。”

似乎想到了什么,屠苏笑了起来,陵越望着前方脸庞上的笑容,瞬间有种不真切的感觉,梦中的容颜来到面前,竟然是这样的感受。

“后来,我不肯回天墉城,师兄你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屠苏瞟了陵越一眼,“直接将我打晕,带去了那铁柱观。在铁柱观里,我与陵端的莽撞,破坏了关押狼妖的封印。在咒水之下,我说过我只为求胜,不为求死…….”

“够了!”陵越上前紧紧地拥住了那日思夜想的人儿。

“我信你。”

屠苏的双手也紧紧地回拥对方,这个怀抱,他等太久了……

07 Nov 2015
 
评论(3)
 
热度(8)
© 阿毛毛waw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