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生活,爱庚宝,更爱大霆峰(⊙v⊙)~
 
 

故人归(执念番外)

夏末,清晨的空气似乎冷上了几分。哈出一口气,手心一阵暖意,过会儿,又只剩下一片湿冷。

    往外眺了眺,又快到落雪的季节了。

    下山除妖的弟子都已经回来快半个月,大师兄却一直没有音讯。听回来的弟子们说,大师兄要去拜访一位江都故人。

    江都故人?

    芙蕖表示她也不知道是谁。

    从坐塌上起身,芙蕖往剑阁走去,不知红玉姐那可有消息……

 

    剑阁还如往常那般宁静,只是少了那被封印在剑阁丹炉之上的焚寂,红玉正闲闲的倚在窗台前。本来,她是要随着主人离开天墉城的,但十日前,陵越突然传回一张纸讯,离开天墉城之事便耽搁了下来。

“红玉姐,红玉姐~”剑阁的禁令消除后,芙蕖这丫头便经常来这找她。

“今日又没事做了吗?”看从外面跑进来的芙蕖,红玉笑着问道。

“能有啥事,这天墉城被大师兄治理得每天太平盛世的。”

说话间,芙蕖凑了过来,挨着在窗台坐下。

“红玉姐,大师兄出去都半个多月了,”芙蕖目光闪闪地望向红玉,顿了顿,“还不回来吗?”

“陵越说是要见一位故人。”

“什么故人,要见那么久?”

“这个他没详说,只说这位故人要与他一道回山。”

“哦~那我们以前见过吗?”

“不知。”

“好吧……”

“怎么?小丫头,又想大师兄了?”

“哎呀~红玉姐!你就别再拿这个打趣我了,你知道的,我和大师兄,没有可能的…….”

看着芙蕖低落下去眼角,红玉摸摸她的头。

“唉……是,是,瞧我这嘴。以后红玉姐不说了,哈。”

缘分这事,说不来。都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当然希望他们都好,可缘不至,该不是你的总归不是你的。想起之前主人交代的话,红玉到嘴边的话又吞了回去。

毕竟那人现在身份特殊,还是少点人知道的好。

 

今年天墉城的第一场雪,正好是芙蕖带领弟子清扫天墉城长阶的日子。绵绵的雪花飘散着落下,细细密密地铺洒在地面上,白净得可爱。催促弟子们加紧手里的活,好早些点回屋子里暖和去。

弟子们应得痛快,手里得动作也痛快,不过一会儿,就将长阶打扫完毕。芙蕖挥手让他们先回去,自个儿站在山门前,没动。

搓搓手,寻了块石阶坐了下去。望着眼前青白交替的群山,芙蕖想起了以前和自己的小师弟坐在这聊天的情景。

“屠苏,第三个冬天了哦……”

似乎是坐久了,冷风袭来,腿有些僵。芙蕖准备起身回屋。

远处的蜿蜒的山道上出现两个身影,渐行渐近。

想过很多次那人回来的情景,也想过那人可能永远不回来的情景。直到熟悉的眉眼到了眼前,芙蕖都恍如做梦般。

 

“屠苏,这一次,你最晚最晚三年内一定要回来哦。”

“嗯。”万年冰山的脸上笑着答道。

 

“师姐,我回来了。”

(正文暂时没思绪,写篇番外试试,貌似和越苏有点不沾边了,啊哈哈哈。古剑播的时候我就挺心疼芙蕖的,敢爱的女子终究没能得到心中所想,枯等了终身)

24 Nov 2015
 
评论
 
热度(10)
© 阿毛毛wawa | Powered by LOFTER